今日限行:
位置:

工作动态

心向阳光,不惧风雪——记海淀援藏医疗团队重返当雄

2018年03月15日信息来源:海淀区卫计委

640.webp.jpg
    三月的当雄依然寒冷,没有见到一点春天的气息,窗前玻璃上绽放出奇异的花朵,不远处的群山穿着雪做的盔甲,俨然一副冬天的景象。当雄县人民医院,随着最后三名带病医生的回归,海淀区五位援藏医生克服种种困难全部返回工作岗位。
  集结,重返当雄
  近日,北京首都机场五名援藏医生再次集结,带着牵挂告别亲人,带着责任奔赴岗位,飞向一个让所有人非常向往与憧憬、能触达心灵、净化灵魂的圣地!继续他们未曾完成的神圣使命!那就是当雄县人民医院。
  飞机上俯瞰大地,逐渐接近西藏上空,随着海拔逐渐升高,荒凉的山峦上从小片的积雪到全部覆盖,绵延不断,阳光下的雪山熠熠生辉,让你感叹自然界美丽壮观的同时,愈发感到外面的寒冷!
  刚出机场,感冒未愈的韩永鹏和王雪莲两位医生已经开始出现高反,恶心,头痛,剧烈的咳嗽,嘴唇呈现了紫色,呼吸也觉得费力。回到宿舍,大家立即吸氧对抗着高反,由于缺氧饭也没吃几口。然而考验才刚刚开始,当天晚上五名医生有四名沦陷,马长龙、张翊喘憋,王雪莲咳嗽不止,韩永鹏扁桃体三度肿大,不能说话,吞咽都困难,反应相对较轻的钱燕玲队长担负起照顾全队的责任,接下来的几天,宿舍已然成了临时病房,吃药的吃药,输液的输液,吸氧的吸氧。大家互相照顾,相互鼓励,共渡难关!
  突发,韩永鹏受伤
  反应最重的韩永鹏医生更是状况连连。第二天中午因高反头晕摔倒在卫生间,同住的马长龙医生听到沉闷的摔倒声,立即丢掉氧气,鞋都没来得及穿光脚从卧室跑出,看到韩永鹏医生倒在地上,额头已经磕出一道深深的伤口,血液流了出来,他自己却不知道。原来是磕到了门框上。
  马长龙慢慢将他扶起搀扶到客厅,通知其他几位医生为他清理包扎了伤口。韩永鹏医生还安慰大家说:‘别担心,我没事,这不算啥。”他还不时与大家开玩笑,问有没有毁容,影不影响颜值。一个山东大汉在困难面前的坚忍,让大家看到了男子汉的豁达。
  钱燕玲领队安排好队员,不顾高反带来的不适,身先士卒,代表全体队员只身赶往当雄县人民医院报到。然而缺氧眷顾了每一个人,由于短时间上升的海拔高度太快,在拉萨还能适应的她也没有抵住高反的冲击,在当天下午开完一个会后头疼严重,当晚被迫搭车返回拉萨继续休整。
  温暖,后方关怀纷沓而至
  面对诸多困难,全体队员积极面对,并一致决定,在没有不可克服的困难出现之前,大家暂时不与后方汇报,免得领导及家人担心,等情况稳定了再汇报。然而领导对大家非常关心,王猛与郭春杰书记在自己也有高反的同时,在大家到达的当晚就来看望。甄蕾书记、医疗领队李方亮在大家到达的第二天便陆续打电话问候,让大家一定保重身体。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党委书记尹占霞得知韩永鹏出意外后,着急地责令党办主任张炜沂尽快与援藏干部取得和韩永鹏的联系。
  整个援藏医疗队深深感受到后方的温暖,并表示:“放心吧!我们一定会注意身体并完成我们的使命。”
  会师,带病返当雄
  因为挂念医院工作,钱燕玲领队与恢复较好的马长龙医生再次前往当雄。因温度较低,下雪等因素,沿途车辆稀疏了很多,整个县城感觉清清静静,大多店面大门紧闭,大街上看不到几个人影。当雄医院宿舍不时停电,没有电视,没有网络,寂寞成了最大的敌人。
  马长龙医生住的宿舍楼,只有他家亮着灯,面对着空无一人的宿舍楼,特别是深夜,寒风呼啸,漆黑一片,连平时犬吠和牛叫都听不到,“那种寒冷、孤寂、甚至是害怕,好像自己面对的是整个世界的体验终身难忘!”马长龙说。
  这个团结的团队从4日起分居当雄拉萨两地,看到钱燕玲领队与马长龙医生面对的孤独,拉萨的3名尚未完全恢复的队员再也呆不住了。张翊、王雪莲、韩永鹏一致决定停止休整,赶赴当雄,当晚17时,海淀援藏医疗团队5名队员在当雄胜利“会师”。
  这一周,从北京到拉萨,从拉萨到当雄,从海拔48到海拔4300。这一周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,恶劣的环境,艰苦的条件,但是无一人退却。这就是援藏医生执着的精神,担当的态度。舍小家、顾大家,不顾自身的安危,不顾生病的痛楚,秉承着缺氧不缺精神,默默地出现在各自工作岗位上。他们正在用坚守与责任诠释着医者仁心,诠释着救死扶伤,医者大爱在他们身上源源流淌。
  援藏干部说:
  “既已选择,便无愧职责,特别感谢各级领导和同事们、亲人们对我的关怀,真的感觉到特别温暖,有决心也有信心圆满完成援藏工作,请大家放心!”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韩永鹏